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展会资讯

大山轻微的一声咳嗽

2019-04-11 09:52:31

痛哭了一场的天空,依旧未解忧伤的心情,像一张丧妇的脸,湿湿的泪痕挂满脸庞。群山默立,一任妖娆的雾缠在头上,扑在怀里,在腋下骚动,又丝丝缕缕从发间逸出。水洗的路面发出乌金的亮光,被飞速转动的车轮扑食,刺啦啦的揭皮声,拽得路面血肉横飞。

他的心情被忧郁的天空打湿。金黄色的字在悬着的警示牌上滑动,把他的心紧紧的攥起,吊挂起来。牌上显示:雷神店大桥塌方,开往重庆方向的车辆请绕行。他无法绕行,前方同车队的车辆已在他可以绕行的路口堵了一天了。一颗忐忑的心降低了车轮的速度,一双忧疑的眼睛打量着沿途的服务区。

又一块悬空的字牌:距离雷神店大桥塌方76公里,超宽车辆禁行。看着服务区内停得满满的超宽车,揪着的心稍稍释然。

车被堵在隧道里,焦躁的人们在隧道里游走。他不想开车门。刺鼻的汽车尾气正在闭塞的隧道里疯狂嗜杀,它在寻找每一个可以钻入的缝隙。他急切地盼望着赶紧离开这呛人的隧道。终于,车动了,动了,希望之光亮了。

天空闭上了它的眼睛。确定了车不会再往前挪动,所有的车灯也都闭上了眼睛。前方有人拿手电挨个照过来。什么情况?手电筒朝他走来:师傅,有烟吗?让抽一根。

听着他犯了烟瘾而四下找不到烟的急切声音,他歉意地说:最后一根刚抽完。

手电筒朝后走去。他心中后悔,最后一支烟本可以不抽的。

夜沉寂下来,黑魆魆的山峦沉稳静默。远处山腰有车灯在滑行,时隐时现地述说着山路的崎岖。偶尔两声莫名的狗吠从山坳里传出。这是多么难得的寂静啊!高速上卧了一条长长的巨龙,龙体内安眠着无数疲劳的鼾声。

黎明,一辆警车从空荡荡的逆向路上喊话而过,一声声浓重的川音含糊地砸来:通车了!通车了!

车灯,一对对打开;喇叭,一声声按响。像人睁开了眼睛,又清清喉咙唱一声,叫醒仍在熟睡的司机,启程了!

天微明,车缓行。道路两边满目狼藉。食品废弃物,人体排泄物,像被蛆蝇叮咬的疮口一样,放肆地在路边招摇。让人无奈地想起,吃喝拉撒,人生头等大事,竟被排挤得如此憋屈。目视这些文明社会的不文明被普遍的摆在路上,车辆也都羞羞地躲着。

终于走到了塌方的地方。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巨石有上百吨,站在巨石上的工人渺小如蚁。通往重庆方向的路面已被清理干净,而从重庆出来的路却被堵的严严实实。临时抢险指挥部已搭建,工程车排成一排无奈地在路边等候。一项严峻而危险的工程摆在那儿了,看来短时间内不可能完工。

大山无辜的立在那儿,让人看它巨大的伤疤。连绵的阴雨泡得它关节疼痛,雾霾又呛得它肺病发作。它只轻微的动了一下,轻微的发出了一声咳嗽,就闯下如此大祸,还把自己的脸弄出了个无法愈合的伤疤。幸亏当时没有车辆经过。

是啊!只有我们渺小的人类可以放肆。我们可以肆意地倾倒垃圾,肆意地向天空排放毒气,肆意地向河流注射毒液。因为我们渺小,我们所做的也只是天地微末。但天地不能,山河不能。天不能巨变,地不能抖动,山不能颤栗,水不能发威。它们的一举一动,就会在渺小的中间引发一场巨变,甚至是毁灭性的灾难。但又有谁敢保证,渺小的人类不会触动天地山河的神威?不会成为最终给自己带来一场毁灭性灾难的元凶呢?那么,那些比人类更渺小的生物呢?比如天上的鸟,比如海里的鱼。我们的某些举动对于它们来说,是不是也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呢?

离开塌方的雷神店,车子一辆辆撒起野来,像一头头饥饿的豹子,盯着前方奔跑的猎物,追踪而去。

拉力万能试验机价格

橡胶回弹性试样模具

氙灯老化试验机

金属线材反复弯曲试验机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